特色小镇考察:2018年特色小镇发展去向-活水教育深度现场教学
欢迎您来到活水教育官方网站,您是第 227898 名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 培训动态 > 活水动态

培训动态

特色小镇考察:2018年特色小镇发展去向 2018-03-22 10751次

活水教育特色小镇考察:2018年特色小镇发展去向。

2016年年初,建设特色小镇号角的吹响,到2017年结束第三批特色小镇申报前,已批复403个国家级特色小镇,以及96个全国运动休闲特色小镇。

2017年12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四部委联合发文,就特色小镇申报、审批做出最新指示。

至此,全国计划建设或正在建设的特色小镇大约7000个。这么多的特色小镇难免会鱼龙混杂,那么,2018年特色小镇该何去何从呢?

活水教育标杆考察点——特色小镇风光

大波开发商变身特色小镇的建设者、开发商和运营商,万达提出了文旅小镇的发展方向,绿城试图用农业小镇建设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碧桂园则大举进军科技小镇领域。

全国特色小镇的样板区杭州,云栖小镇从无到有,五年时间产业增加50倍,另有6个特色小镇则将被退出除名。

2018年,唱衰特色小镇的声音认为,这在建和计划建设的7000个特色小镇中,一大部分将以烂尾收场。经测算,一个特色小镇以30-50亿的投资额计,在特色小镇长线投入和收益期,意味着将有20万亿的债务因为建设特色小镇而产生,这样巨额的债务可能酝酿出一个巨大的危机。

2018年启程,对新的一年特色小镇的建设,我们预测将有4个趋势。

淘汰、沉淀

特色小镇已成为新时期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平台。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提出,将大力培育宜居宜业特色村镇。

由浙江走向全国的特色小镇建设已成燎原之势,文化小镇、旅游小镇、科技小镇、工业小镇、商业小镇、金融小镇等形态纷纷呈现,中国的特色小镇建设进入快速期。

当然,目前特色小镇也存在的一些问题。很多地方“一哄而起”做小镇,难免盲目跟风。住建部总经济师赵晖表示,在当前特色小镇开发培育过程中,存在“不健康”的倾向,少数地方还被约谈。

活水教育标杆考察点——特色小镇风光

特色小镇已成为中国经济社会转型的综合改革试验区,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从规模扩张向质量提升阶段逐步转型,一些不符合市场规律、无利于民生福祉的小镇将渐渐萎缩,而符合发展需求的特色小镇将充分发挥动能,成为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强力引擎。

宽进窄出一直都是特色小镇的方针政策,2017年12月4日发布的《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进一步体现政策收拢。“意见”中突出强调产业主导,对有房地产开发的特色小镇进行一票否决,明确优胜劣汰的机制。这些政策信号为特色小镇18年的发展奠定了基调。

从开发建设来看,经过两年的前期策划和摸索期,几千个特色小镇就要进入实施期了,策划规划的方案能否落实,今年是一个大挑战。可以预见的是,几千个计划中的特色小镇会有大量项目流产,已在建设的小镇中,也有为数不少的项目会成为烂尾。特色小镇进入淘汰期。

淘汰的大势之下,从疯狂增长到收拢聚焦,也是一个最为重要的沉淀期。

产业线进一步聚焦

特色小镇要坚持"以产立镇、以产带镇、以产兴镇",促进从小镇资源到小镇产业,小镇产业到小镇经济,小镇经济到小镇发展,最终实现产镇一体、协调发展,为中国特色小镇提供持续健康发展的动力和支撑。

但特色小镇追求的不是面面俱到的全产业体系,而是聚焦某个优势产业。因此,确保某一产业在小镇中的独特及主导地位,围绕其来打造完整的产业生态圈,是激活小镇经济,促进小镇特色形成的重中之重。

活水教育标杆考察点——特色小镇风光

参考美国小镇的产业类型,特色小镇可以细分为50多种类型。经过先期的摸索,产业类型会进一步聚焦。2018年,健康、生态农业、体育运动、教育、科技研发等将是重要趋势。

1、以康养为主要产业的康养特色小镇

2、以生态农业为主要产业的田园特色小镇

3、以体育运动为主要产业的体育特色小镇

4、以教育为主要产业的教育特色小镇

5、以文化旅游为主要产业的特色旅游小镇

6、以高科技研发为主要产业的特色科技小镇

从虚到实,特色小镇打假

特色小镇的核心是“生产、生活、生态”,从最新的特色小镇审批指导意见看,产业是否完备、生态治理和保护是否落实成为最受关注的两大因素。特色小镇策划规划中,“口号”不再只是口号,能否从虚到实才是重点。

活水教育标杆考察点——特色小镇风光

涌入特色小镇开发的开发商,都还以传统地产开发思维,妄图通过地产开发回笼资金,填补先期的大量产业投入,这样的模式会被证明是无效的。特色小镇的开发是一个长线作业,妄图借特色小镇的东风分享政策红利的投机主义者,18年只能图穷匕见。

掀起关于运营的讨论

与传统地产建设出售实现收益的逻辑不同,特色小镇的开发,建设只是开始,后期的对产业的运营才是产生收益的核心。随着先期特色小镇建设期的结束,如何运营存活,成为18年的中心话题。

关于运营的讨论,将会聚焦到强化特色、吸收和融合多产业、培育旅游IP等层面。如何跨界融合、形成协作,最终实现产业共生、一体化发展是运营的关键。

而最近两年,国家推动的全域旅游、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乡村振兴战略犹如潮水一样,一浪高过一浪,经过时间的沉淀,人们也开始反思,这种运动式的国家推动究竟能有多少积极意义,虚火过旺,劳民伤财,最后终究是一地鸡毛,领导干部为了追求政绩为了迎合上级,轰轰烈烈之后留下太多的遗憾拍屁股走人,造成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让许多富民措施成为一场只开花不结果的闹剧!

活水教育标杆考察点——特色小镇风光

2016年7月20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计划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积累经验引领带动全国小城镇建设,截至目前,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127个,第二批特色小镇276个。

毫无疑问,来自国家决策层的初衷是美好的,三部委《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也没有错,推广浙江和江苏打造特色小镇的经验,旨在把特色小镇打造成稳增长调结构的新亮点、实体经济转型发展的新示范、体制机制改革的新阵地,接连推出的两个批次的特色小镇试点也具有一定的示范作用,但这其中已经显露出乱象,例如:缺乏产业支撑、地产强行介入、政府债务加剧、特色定位模糊、筹集资金困难、重复建设严重、盲目政绩冲动、百姓缺少参与,可以说全国各地特色小镇泛滥之时,也就是中国特色小镇终成鸡肋饱受诟病的开始。

2014年在杭州云栖小镇首次被媒体提及,2016年住建部等三部委力推此种模式,这种在块状经济和县域经济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创新经验,却未必适用于全国任何地区,江浙地区业已形成的产业基础足以支撑特色小镇的发展和生存,而大面积在产业匮乏、人口稀少、生态脆弱、文化孱弱的地区简单的复制克隆,到头来终究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生搬硬套,盲目模仿,人为打造,移花接木,特色小镇俨然成了提振经济、创造政绩、制造神话的不二选择,热的令人心焦。

活水教育标杆考察点——特色小镇风光

也就是说从前年开始,特色小镇建设开始在全国大面积展开。多省提出要在四五年时间内建多少个特色小镇,各级政府豪气干云,各个行业积极介入,都唯恐赶不上这趟高速列车,特色小镇已成为继全域旅游之后又一个旅游热点。随后国家体育总局提出了建设体育特色小镇,并公布第一批96个运动休闲特色小镇试点项目名单。国家林业局也推出了建设森林特色小镇试点,也启动了森林特色小镇试点申报工作,一时间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好像不说特色小镇就严重落伍了。

于是,许多有条件搞特色小镇的地方是信心满满,没有条件的地方创造条件也要百般迎合潮流搞上几个,必须要大干快上,仿佛特色小镇就是全国各地挽救经济疲敝的救命稻草,全然不顾是否会泛滥成灾,是否符合市场规律,是否再次重蹈拔苗助长的覆辙,打造特色小镇甚至成了考核各级领导创新意识和工作能力的标准,国家级的争取不上弄个省级、市级也是成绩啊!县委书记、县长最大的工作重心就是发现、培育、提升能够打造成特色小镇的任何机会,特色小镇不滥才怪。

针对特色小镇存在的问题,国家决策层适时推出了以无锡阳山田园东方为代表的田园综合体概念,并被写入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支持有条件的乡村建设以农民合作社为主要载体、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通过农业综合开发、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等渠道开展试点示范,请记住还是在探索,还需要时间来检验,大面积推广尚待时日。

这次并没有摒弃特色小镇,依旧可以看出特色小镇仍然是建设田园综合体的重要支撑,但产业的融入和百姓的参与被提到了相当的高度,提出田园综合体是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特色小镇和乡村综合发展模式,是在城乡一体格局下,顺应农村供给侧结构改革、新型产业发展,结合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和实现中国乡村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的一种可持续性模式。

时间进入2018年,人们翘首以盼的中央一号文件终于出炉,乡村振兴战略横空出世,三农问题再次成为焦点,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并制定出到2020年、2035年、2050年要分步骤实现的目标,还在构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体系部分,重点提出要建设一批设施完备、功能多样的休闲观光园区、森林人家、康养基地、乡村民宿、特色小镇,不要以为位居末位就是被忽视被边缘,而恰恰证明特色小镇依旧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压轴大戏。

活水教育标杆考察点——特色小镇风光

如此看来特色小镇仍然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手段,特色小镇对产业、文化、居住、环境、服务的辐射、带动、集聚作用还是无可替代的,就是田园综合体也需要一两个真正具有产业优势的特色小镇的支撑,发展乡村旅游也离不开独具特色的小镇来提供服务和功能补充,特色小镇是载体是抓手,是实现城镇化的必由之路,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兑现对全体国民的庄严承诺,特色小镇不但要成为乡村战略的菜,还要力争色香味俱佳,成为造福全体国民的大餐硬菜!

要评判特色小镇也要抛弃非黑即白的一刀切理论,特色小镇既不是人们想像的灵丹妙药,更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如果我们能够建设打造一批诸如海宁的皮革时尚小镇、黄岩的模具小镇等为代表的制造业小镇,像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梦想小镇等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小镇,像美国格林尼治的冲基金小镇,加州的门罗帕克小镇,斯坦福大学附近的帕罗奥图小镇这样的总部基地小镇,乡村振兴何愁不能实现,叫停假特色小镇,支持真正的特色小镇,解决三农问题就不难!

活水教育特色小镇考察信息,转载请注明!